免费分享最新北京户口资讯,转载本站文章必须注明来源链接地址www.bjhkbl.com否则必追责任,绝不手软!

城市发展阶段:一下子放宽落户限制,农民成"伪中产"?

新闻 2019-12-27 20:1459未知京户网小编
中国城市发展阶段
 
斯蒂格利茨曾经说过,中国的城市化是一个影响21世纪的重大全球性事件。至少,城市化是改变中国社会结构的一个重大事件。
 
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表了“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流动体制和机制改革的意见”,呼吁放宽和放宽大城市政策。全面取消对居住人口不足300万的城市的限制,全面放宽300万~500万居民大城市的条件。
 
取消中小城市政策后,有关政策取消和减少大城市条件,坚持一、二线城市整体政策,促进农村人口向三四线城市转移。
 
中国的城市化经历了三个阶段。中华居民共和国成立后,为限制城乡人口流动,中国建立了城乡二元体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化年均增长1个百分点,居民人口城市化率达到60%左右。改革开放后,通过高考,农村人口接受了高等教育,一些人从农民的子女转变为城市的新公民。另一个主要群体是移徙工人。农民在城市工作时,农村人口作为“劳动力”参与城市化。2018年,移徙工人人数达到2.88亿。
 
目前,中国正在推进新的城市化进程,重点是促进城市居民人口的增长。
 
取消和降低大城市门槛,通过户籍政策和公共服务手段引导农村人口向三四线城市转移,将改变城乡关系。
 
现代城乡关系一般有三种调节方式:一是行政调控,改革开放前的城乡关系遵循计划经济体制;二是市场手段,利用市场配置要素;三是政策调整,社会政策干预城乡关系。
 
改革开放前,城乡关系属于“剥离”关系。全国居民集中力量建设社会主义,农业支持工业,农村支持城市。改革开放后,中国逐步建立起保护性的城乡关系。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建立,市场在要素配置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农民以“劳动力”的形式在城乡之间流动,既解决了农村农业“过稠密”的问题,又为城市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提供了高素质、丰富的劳动力。城市和村庄都得到了发展。
 
同时,城乡关系并不完全符合市场运作模式。农民在市场中处于弱势地位,农业处于产业分工的低端,国家对农村采取了保护性政策,加大了资源向农村的转移,限制了资金流向农村。在最初的分配环节中,农业剩余将留在农村。通过二次分配的方式,可以将资源输送到农村,以缓解城乡发展的不平衡。
 
依靠市场手段和政策调整保障城乡关系,使农民既能享受市场的利益,又能避免农民被市场吞并。
 
 
但情况也在改变。目前,城市化正在发生转变。
 
在以前的城乡关系中,农民到城市打工,少数人定居在城市,而绝大多数农民工的预期目标是返回农村。农民工到城市打工,提高农民家庭收入,促进农村发展。
 
目前,农民外出务工的目的是住在城市里。农村人口已经从离开土地,离开家乡,过渡到“离乡背井”的阶段。
 
进城要花很多钱。农民没有能力在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买房,也没有能力在沿海地区买房。绝大多数农民回到家乡的县市买房。在一些中西部地区,超过40%的农村家庭在国外买房,主要是在当地的县市。
 
从劳动力进入城市到大量农村人口定居在城市,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正在向纵深推进。城市化促进了社会结构的变化。
 
 
 
 
大量农村人口进入三四线城市有两个后果。
 
第一,就业问题。三四线城市缺乏足够的就业机会。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后,要么在当地就业,工资低,收入不稳定,要么形成“低收入陷阱”。或者在沿海城市工作,成为一种新型的“留守家庭”。
 
二是生活的压力。三、四线城市与一线、二线城市和沿海城市相比,在就业机会和工资方面都不能相提并论,但消费支出并不低。农村人口由农村转移到县市,消费增加,收入下降,家庭生活压力加大。
 
三四线城市的扩张缺乏工业化的基础,大量农村人口进入。农村与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之间、中西部地区与沿海地区之间,形成了“非工业与非农”结构。在此之前,城乡二元结构是由“生产性农村”和“生产性城市”构成的。目前,“三元”社会结构主要由“空心农村”、“消费县市”和“沿海一线、二线和生产性城市”组成。
 
在受保护的城乡关系下,农民可以自由进入城市,同时保留返乡权,灵活的城乡关系消除社会风险。城乡二元结构被三元结构取代后,风险增加。
 
首先,城乡调解机制是无效的。在此之前,城市和村庄属于两种制度。城市收入高,消费高。农民从城市农民工中获得更高的收入,回归农村消费,“低消费、高福利”,农村人口进入县城城市生活,农村作为退路的功能正在弱化。离开农村作为一种“冗馀”,积累在城市中的风险是缺乏消化的。
 
第二,社会流动渠道变窄。城市化存在梯度,人口流动导致社会分层。能进入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人是农村的主要人口。进入地级城市的比较优势。农民们尽力进入县城。最脆弱的农民留在农村。我国的发展差距远远大于城乡、一线、二线城市与三、四县城之间,以及东部沿海地区与中、西部地区之间的不平衡,形成了高度的社会分化。
 
第三,有一个\\“伪中产阶级”群体。一线城市抢夺人才,三线城市和四线城市抢夺人才.三线和四线城市仍然依赖土地融资。许多地区的地方政府鼓励农民进城,增加人口,激活住房市场,并通过维持高房价缓解地方财政压力。在没有稳定的就业机会的情况下,农村人口已经进入三四线城市,消费就像市民一样,收入就是农民,已经成为一个伪中产阶级。农民和城市真正的“中产阶级”是社会稳定的力量。“伪中间生产”缺乏安全基础,存在不稳定隐患。
 
根据社会结构理论,橄榄型的社会结构是最稳定的。问题是当前城乡“三元”结构的中间部分不是职业稳定的“中产阶级”,而是由“伪中产阶级”构成的。脱离土地,缺乏稳定的农村人口,大量集中在狭小的县市空间,这样的橄榄社会结构缺乏稳定。
 
政府促进了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加快了城乡“三元”结构的形成。中国的社会结构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国家应作出良好的战略反应。

2003-2021 北京积分落户政策网·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安贞桥东胜古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