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分享最新北京户口资讯,转载本站文章必须注明来源链接地址www.bjhkbl.com否则必追责任,绝不手软!

为让儿子落户北京利用“假结婚”的方式铸成大错

北京户口政策 2021-09-26 15:0668未知京户网小编
可怜天下父母心,都在为子女的未来打拼,特别是在子女的教育方面,都会投入巨大的精力和经济支出,甚至还有人为了让子女有个更好的前途,不惜利用各种手段委曲求全。
 
但这样真的好吗?就像本文女主薛女士,为让儿子落户北京,享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利用“假结婚”的方式进行了一场交易。但现在不仅儿子户口没落成,现任丈夫曹先生还不愿离婚退钱,难道还要把自己搭进去?
 
今年30出头的薛女士是河北承德人,曾有一段不太和谐的婚姻,并和前任丈夫生育了一个儿子。后来夫妻感情不和离婚,还不到5岁的儿子小锋被判给了薛女士,丈夫支付抚养费并定期探望。
 
随着小锋一天天长大,薛女士总觉得承德的教育环境和质量跟不上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为了让小锋能到北京上学,薛女士真是绞尽脑汁。按照北京当时的相关管理规定,非京籍小孩在北京上幼儿园直到高中,户籍并不是特别限制,但如果想要参加北京高考的话,原则上必须是北京户籍。
 
也就是说,薛女士要想让小锋在北京上学参加高考并接受更好的教育,必须让孩子具有北京户籍。为了一圆梦想,经过多方打听和分析,薛女士认为最为划算的方式就是把自己嫁给北京人,这样小锋自然就会拥有北京户口。经过中间人牵线搭桥,薛女士认识了家住北京密云的曹先生。
 
在薛女士的心目中,这只不过是一场交易,对曹先生的人品还有各方面情况并不注重,反正只要孩子一落户,自己就功成身退,甚至可以不和曹先生交往。在现实中也有很多这样操作成功的先例,所以薛女士并没有想到后路。
 
 
既然是一场交易,自然在中间人的见证下,双方达成了协议,具体内容就是曹先生和薛女士办理结婚登记,由曹先生协助薛女士和儿子小锋将户口迁移到曹先生户籍所在地,并全力配合小锋在当地上学等事宜。此后,薛女士还按照约定向中间人及曹先生共同支付了9.5万元的“好处费”。
 
真是母亲为了儿,啥事都能干得出来,不仅不顾这种“假结婚”的未知风险,还要倒给未来丈夫一笔钱。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与曹先生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并办理结婚登记之后,小锋上户口的事情却遭到了阻碍。
 
曹先生本身也是一大家子人,相互之间并不对付,而且曹先生所在的村庄潜力很大,家里多一个人可不是一般人认为的多一双筷子这样简单,还涉及到以后的利益分配问题,曹先生给小锋上户口遭到家人反对,并拒绝配合,导致小锋及薛女士无法加入北京户籍。
 
这一下就让问题复杂化,薛女士以舍身忘死的精神硬是想让儿子落户北京,没想到半路杀出这样一档子事情,导致小锋上户口无望,依然只有在河北上学。中间人见此状况,赶紧把分到的3万元退给了薛女士,但曹先生认为事情是因为不可抗力而没有办成,并不是自己的责任,拒绝退钱。
 
 
此后薛女士多次要求和曹先生协议解除婚姻,均遭到了拒绝。曹先生坚持认为,薛女士自愿和自己领取结婚证,并和自己举办了婚礼,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道德层面来说,两人都是合法的夫妻关系,没有办成户口错不在自己,不应解除婚姻关系。
 
但薛女士认为,自己虽然和曹先生虽然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可双方原本就没有结婚的意思表示,真实目的是通过结婚办理落户,也就是“假结婚”,结婚后两人也并未在一起共同生活,更无丝毫感情,也无任何共同财产,这种婚姻在本质上是无效的。
 
然而现在的问题主要在于,曹先生既不想退钱,也不想和薛女士离婚,让这起原本让薛女士觉得十分简单的“假结婚”事件变得扑朔迷离。这样的结果既让人啼笑皆非,也让人感到一丝悲凉。
 
按照薛女士的条件和行为习惯,与曹先生是格格不入的,薛女士就算择偶的话也不可能选择曹先生这样的人,但现在就因为薛女士自己的私心作祟,钻入了一个双方无法自行解决的“套”,而且越勒越紧,让薛女士几乎喘不过气来。
 
难道还真要和曹先生相伴一生?薛女士当然是不愿意的,既然协商不成,那就法庭上见吧。最终薛女士一纸诉状将曹先生告上法庭,要求确认她和曹先生的婚姻关系无效,并要求曹先生退还自己给付的“好处费”6.5万元。
 
薛女士坚持认为,自己和曹先生之间并不是真结婚,只是一场交易和一种契约关系,现在曹先生没有按照约定给自己和儿子小锋办理户口,违约在先,那么两人之间的协议已经终止,婚姻应当确认无效。
 
真是想得太简单,薛女士始终把自己的行为当成菜市场做买卖,这种认知就是极端错误的,也就奠定了她必定败诉的结果。曹先生也不是省油的灯,好不容易有薛女士这样的女子嫁给自己,岂能轻易放手,坚持双方是自愿结婚,不能随便解除婚姻关系。
 
 
其实从双方陈述和争论的焦点已经可以厘清事实,双方进行了婚姻登记,是法律上认可的夫妻关系,现在存在的矛盾主要是否能确认双方婚姻无效。从法律规定上来看,确认婚姻无效的情形主要有重婚、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未到法定年龄等三种。
 
存在上述三种情形的无效婚姻自始至终没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不具有夫妻的权利和义务。在结婚这个问题上,没有真假,只有已婚和未婚这两种判定,只要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了婚姻登记,并发给了结婚证,即是已婚,双方就有了婚姻关系,也有了夫妻间的权利义务。
 
薛女士和曹先生自愿登记结婚,尽管结婚的目的不纯甚至违法,但并不存在法定的婚姻无效的情形。薛女士将婚姻等同儿戏和买卖,本身已经是对法律的严重不尊重,应当对自己的行为承担主要责任,所产生的后果应当自己承担。
 
最终密云区法院依法驳回了薛女士的诉讼请求,但对薛女士提出的要求曹先生返还6.5万元“好处费”的诉求进行了引导,认为不属于判定婚姻无效审理范围,可另行诉讼解决。
 
事已至此,薛女士也只有打碎牙往肚里吞。既然法院驳回了她婚姻无效的诉求,是不是就表示支持薛女士和曹先生的婚姻呢?当然不是,这事儿还要一码归一码,婚姻是自由的,有结婚和离婚的自由,也并非像曹先生那样认为坚持不愿解除婚姻就行的。
 
薛女士还可以提出离婚之诉,只是这样还是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的麻烦,虽然双方并不存在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还有未成年子女的抚养问题,但法院判定离婚的最主要条件是夫妻感情破裂,这里面又会产生很多法律问题。
 
当然从现实情况来看,薛女士和曹先生的婚姻肯定是会解除的,只是比较麻烦而已。但这件事却给了我们很多启示,或许我们没有选择自己出生地的权利,但还是应当遵守最起码的道德规范,更要守住法律底线,否则,受到侵害的或许是我们自己。

2003-2021 北京积分落户政策网·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安贞桥东胜古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