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京户网,本站免费分享最新户口资讯!

户口制度改革上热搜,这一波红利为90后而来?

积分指南 2021-02-05 00:06158未知京户网小编
户籍制度要放松了,这可不是小编瞎说.
 
本来周末开开心心,熊孩子放假了,马上就要过年了,小编也能偷偷懒。
 
结果周日晚上新闻一播、热搜一上,“户口”这点事儿都快吵吵上天了。
 
 
 
有人觉得,这个试行制度规定了除超大、特大城市之外,但其他城市的门槛本身就不高,没什么作用。
 
小编倒不这样认为,如果说前三十年红利的大头都被70、80后占了,那这一波就是90后后来居上的契机。
 
翻身就靠这一仗,就看你懂不懂了。
 
1
 
要说户籍制度,在我国成立之初经历了比较大的变革。
 
最开始那会儿,一方面是为了维护城里治安,摸清乡下人员数量结构,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敌方渗透,城市和农村户籍就此背负着不同的使命,登上历史舞台。
 
刚结束战争,国内局势初步稳定,大规模经济建设展开,城市从乡村大规模抽调劳动力。
 
因此人口流动日益频繁,并很快形成达到了一个高潮。
 
 
这么一来,没人种地,再加上农村设施落后,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粮食产量骤降。连带着国民经济迅速下滑,各种生活物资和生产资料供应同样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这么一看,不行,还是得让农民回去种地。
 
所以在1954年发了个《关于劝阻农民盲目流入城市的指示》,苦口婆心地开始劝返。
 
这一劝就是将近四年,越劝越起劲。仅仅在1954到1956年,短短三年时间中,迁徙人口就达到7700多万。
 
从1958年开始,规定农村人口进城得有证明,包括用工证明、上学证明、迁入证明……农村和城市户籍就此划分开来,还在1964年加紧了对农村迁入城市的限制,一直沿用至今。
 
要说这户籍制度,在计划经济的时候起了大作用,那会儿的各种粮票、布票都是按户口发的。
 
这么说来,户籍制度就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
 
2
 
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的市场经济取代了计划经济。
 
而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遗留下的户籍制度可以说是“牺牲了一部分人,成全了另外一部分人”。
 
都说人人生而平等,但各地户口的含金量就是不一样,就拿大家最重视的教育举例:
 
2019年,上海交大在河南省实际录取99人,在考上海市录取人数590人。当年,河南考生人数突破100万,上海考生人数只有5.1万左右,两者录取率相差达到了115倍。
 
如果让你再选一次,你会选择出生在哪个城市?
 
小编猜大部分人都会选北上广深,特别是前两个。
 
现在交通发达,人们的活动范围扩大了,但是选择范围并没有。
 
因为户籍制度限制,外来人口在大城市落脚扎根极其困难,二三十年的北漂、沪漂比比皆是。
 
说白了,就是你为这个城市添砖加瓦几十年,等你干不动了,这个城市再淘汰你回老家继续种田。你根本就享受不到这个城市的住房、消费、教育、社会保障等利益——因为你没有户口。
 
每个城市落户的门槛都不一样,但事实就是,想要在更好的城市落户,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包括但不仅限于时间、金钱等等。
 
户籍制度的限制,直接抬高了人员流动成本,城市的人少了,直接阻碍的就是城市化的发展,这是与市场经济相悖的。
 
所以放开户籍限制,促进人员流动与城市化发展,已经成为了一个必须要做的事情。
 
3
 
这次户籍制度放松中,引起人们注意的“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是处于整个方案第五大点“推动劳动力要素有需流动”之下的第14小点。
 
从大局上来讲,此举最主要还是为了让劳动力流动起来,才能加快我国新型城镇化进程、推动城市经济发展。
 
从个人角度来说,这次确确实实是放低了非超特大城市的外来务工人员享受当地福利的门槛,再加上政策中所提到的加快医社保全国系统信息统一,为外来人员在当地落户并落实社会福利给与了保障。
 
不过就小编来看,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的机遇,而这次加快城镇化进程也是个机遇。
 
回顾从前,2000年开始的城镇化运动,驱动了房地产红利,吸引大量农村人口进城,我国1990年城市人口3亿,农村人口8亿,到了2017年城市人口8亿,农村人口5亿。
 
城市还是那些个城市,这城市多出来5亿人硬生生把房价给扛上去了,北上广深房价20年20倍,就是这样来的。
 
而这次户籍制度放开,将超特大城市排除在外,着眼于其他城市,对于这些城市也是一个机会。
 
毕竟这份名单中,没有中部崛起的长沙、也缺少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
 
全国26个省,17个省会不在其中,还遗落了多个有实力的非省会城市。
 
一旦这些城市加快城镇化进程,吸引大量的劳动力和人才落户,各项需求势必加大。
 
那么,新型户籍制度的意义定会超越了人口自由流动的范畴,其“溢出红利”必将源源不断地涌流出来。那这波定向输送的红利,不分点是不是太可惜了。
 
 
其实,这次制度出来,最多的声音就是:为什么不对超特大城市动手?
 
 
事实上,真正难以改变的不是户籍制度,如果想改户籍制度,明天就可以改,真正难以改变的是附着在户籍制度上的利益。
 
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
 
如果直接开放超特大城市的口子,那大家都来北上广深治病了,对大城市的医疗系统势必会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超特大城市的外来人员想要争取更好的生活,没错;本地土著想要保卫自己的利益,也没错。
 
但二者之间如何平衡,这才是真正困难的地方。
 

2003-2019 京户网·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安贞桥东胜古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