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京户网,本站免费分享最新户口资讯!

零门槛背后:户籍与待遇能否“量质齐升”?

集体户口 2021-02-08 21:47196未知京户网小编
户口墙再松动,省会城市崛起之路并不轻松。
即将过去的12月,众多城市推出“零门槛落户”,接连冲上热搜。南昌、石家庄、福州等三座省会城市频频霸榜。
 
“零门槛落户”是指群众仅凭居民身份证、户口簿就可以申请落户,不附加其他条件,全面取消此前设置的参保年限、居住年限、学历要求等限制。
 
相比之下,“北漂”、“沪漂”、“深漂”们落户,或争抢积分落户名额,或拿一纸名牌高校毕业证书,或赶在45岁之前申请。
 
而现在,无论什么年龄、什么学历、有无工作和自有住房,群众拿着身份证和户口本,就可申请成为“石家庄人”、“南昌人”、“福州人”。
 
人口代表着区域竞争力。当前,中国人口红利日渐式微,城市之间引进人才和劳动力竞争日趋激烈,石家庄、南昌、福州等省会城市全面放开落户限制以应对人口挑战。
 
在此背景下,石家庄、南昌、福州这些省会城市如何做到户口与待遇的“量质齐升”,以达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目的,成为摆在城市面前的一道考题。
 
省会城市的人口焦虑
为什么要零门槛落户?许多城市的劳动力和高端人才不够用了。
 
2019年,随着城镇化率突破60%。中国全面进入城镇化的“下半场”。在城镇化“下半场”,中国面临着城镇建设与人口结构“双老化”的挑战,少子化、老龄化等社会矛盾凸显,公共设施维护压力增大。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全面二胎”政策实施以来,全国出生人口数量并未出现爆发性增长。2019年全国出生人口数继续下跌至1465万人,为进入21世纪以来的最低数值;2019年自然增长率仅3.34%,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最低值。
 
在“人口红利”消退的背景下,南昌、石家庄、福州这三座省会城市的人口吸引力,本就弱于北上广深。
 
根据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2020理想之城榜》,在城市美好生活比较中,福州排名第20名、石家庄和南昌位列第30和31名,这三座城市发展也均落后于近年来崛起的成都、杭州、长沙等新一线城市。
 
 
 
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统计显示,2016年到2019年南昌市、福州市、石家庄市的全市人口增速缓慢。
 
为了避免出现“人口机会窗口”关闭和“人口红利”消退所带来的隐性负面影响,采取何种制度安排以释放“制度红利”则是社会经济体制改革和城镇化未来演进的方向。
 
“零门槛准入”政策的推行,不仅仅可破除人口自由流动的政策限制和障碍,还能够为推行新型城镇化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全面放开落户限制不仅仅针对高学历、高精尖这一小部分人才,还面向非城镇人口等更广大的人民群众。
 
 
例如,无锡市从制度上确保城乡居民的同等公民权利,取消绑定在户籍制度上的一系列城乡差别待遇。南昌市也允许“租赁房屋人员申请落户在派出所社区集体户”、“放宽落户地址限制,允许在部分非住宅(公寓、商住楼)和单位自建员工宿舍地址上落户”。
 
零门槛背后:户籍与待遇能否“量质齐升”?
“零门槛落户”表现了福州、石家庄、南昌这三座城市积极应对“人口拐点”、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态度。
 
但是,落户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更重要的问题是,落户,就能享受无差别的“市民待遇”吗?
 
中国社科院大学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葛道顺认为,单纯的户口登记制度改革并不能解决背后错综复杂的经济社会体制问题,更不能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城乡发展一体化的重任仅仅寄托在统一的“居民户口”制度上。
 
我们不妨仔细观察,“零门槛”落户后,石家庄、福州、南昌“新市民”们在就业、住房、教育医疗等方面获得什么样的“待遇”。
 
石家庄教育资源全国第八,购房才能锁定好学位
京津冀城市群包括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及河北省的石家庄、唐山、秦皇岛、张家口、承德等城市。
 
从城市群的角度看,石家庄部分“市民待遇”,甚至好于直辖市天津。
 
 
 
根据《34城市民待遇榜》,天津市全国排名第6名,石家庄市第8名,教育资源丰富。然而,并非所有石家庄人都能享受到这些教育资源。
 
在子女教育上,《2020年石家庄市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实施方案政策》中除了有足龄原则、属地原则外,还规定了房屋一致原则与稳定居住原则,适龄入学儿童的户口、住址和父母的《房屋所有权证》或《不动产证书》相一致,才能“就近入学”,不符合这一条件的就需要由教育局调剂安排入学。
 
这也就是说,落户并不能一劳永逸,子女的教育还是与住址和房屋挂钩。而石家庄作为全国教育资源丰富的的省会城市,尽管放开落户,但是没有自有住房的市民不一定能享受到丰富的教育资源。
 
换句话说,如果需要“锁定”好学位,落户的家长们首先需要买上一套房。
 
 
石家庄市的高等教育资源也远少于天津市,尽管石家庄市出台了人才绿卡B卡服务对象的相关政策,为“双一流”大学和世界名校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提供1000—2000元不等的房租补助,但成效如何有待观察。
 
作为省会城市,石家庄拥有的教育资源在省内拥有绝对优势。但与北京、天津相比,其教育等公共服务仍有较大差距,对高素质人才的吸引力比较弱。
 
在经济要素加速流动、高效配置的大环境下,如果仅仅降低了落户门槛,但是人才、资金等经济要素引不来、留不住,也可能会失去发展的良机。
 
南昌安居指数排第八,教育远落后于武汉长沙合肥
江西省位于长江中游,与湖北、安徽和湖南区域空间相对对称,彼此形成了相对独立的集群战略发展空间。
 
2016年12月2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印发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的通知,发展壮大长江中游城市群,推动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环鄱阳湖城市群提升城市群综合实力和竞争力,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全面有序放开城市落户限制。支持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强化长沙、合肥、南昌等省会城市地位,提升现代化和国际化水平。
 
2019年长江中游省会城市常住人口数量,南昌远低于武汉、长沙、合肥三座城市。人口代表着区域竞争力,南昌市全面开放落户政策侧面也是其增加城市实力和促进经济发展的举措。
 
2020年4月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督促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
 
据南昌市政府统计公报,2016年以来,南昌市城区常住人口数量缓慢增长,截止2019年为298.91万人。
 
南昌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一步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是在响应国家政策的号召。
 
南昌市的安居指数在全国排名第八,虽然落后于排名第二的长沙市,但也远远高于租房、住房压力大的武汉与合肥。
 
南昌市出台了《南昌市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坚持“政务公开、群众只跑一次”的原则,申请审批便民化、快捷化,动态管理公开化、透明化。
 
可以看出,南昌市在全面开放落户前后,实行对低收入人群住房条件的货币化补贴制度,落实到户和具体的补贴,保证困难群众也能享受到住房保障政策。
 
在教育资源上,南昌在全国34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三,无论是幼儿园数量,还是普通小学和中学,都远落后于武汉、长沙与合肥。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范红、复旦大学传播与数据科学实验室研究员郑晨予,曾研究过长江中游省会城市品牌特征。研究结果显示,四座省会城市的城市发展机会具有共性优势其城市品牌从高到低依次为:武汉、长沙、合肥、南昌。
 
城市品牌的高低也是吸引落户的条件之一,尽管南昌“零门槛落户”,但是整体吸引力仍弱于武汉、长沙和合肥。
 
福州不如厦门,看病难、买房更难
福州作为福建省的省会,与厦门联结,共同作为中国东部沿海城市群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国家经济增长和推行新型城镇化建设作出重要贡献。
 
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发布《34城市民准入榜》显示,作为省会城市的福州住房压力和广州、杭州、南京相似,远超于安居指数高的石家庄和南昌。
 
也就是说,福州尽管能够零门槛落户,但是买房和租房的压力并不亚于一线城市广州和南京。
 
 
同样是在福建省,2019年省会城市福州的居民人均收入远低于厦门市。尽管能够“零门槛落户”,但收入偏低和物价偏高的矛盾也会让有意愿落户的新市民难以安居。
 
《34城市民待遇榜》显示,作为省会城市的福州排名倒数第五,而厦门远超福州,排名第26名。厦门的医疗资源也比福州更加丰富。
 
根据福州市统计局统计数据,福州市每千人拥有卫生机构床位5.21张,每千人拥有医院床位4.39张,医疗资源相对紧俏。另外在人均卫生健康支出方面,厦门1619.81元也高于福州的1102.56元。
 
由此,在福州落户虽然容易,但仍然是看病难、住房更难。
 
一个道理不言而喻,当户口作为进入城市的敲门砖的门槛降低,城市应该提供配套的公共服务,才能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让人真正“敢扎根”、“能扎根”在这个城市。

2003-2019 京户网·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安贞桥东胜古家园